• 日本黑帮再就业

    原标题:日本黑帮再就业

    黑帮成员迈入社会的第一步

    原来这么艰辛

    52岁的中本是日本?#26412;?#24030;一家餐厅的老板。

    他的父?#24178;?#19979;他后就“人间蒸发?#20445;?#33258;己一?#21271;?#23492;养在亲戚家中,十几岁时,他成了不良少年

    他曾2次入狱,3年前,他在监狱中纠结了许久,和同牢房的老大坦白,希望能够脱离组织,金盆洗手。于是,第二年出狱后,脱离了帮派,准备寻找自己的第二人生。

    但这段全新的人生,迈出第一步,对这些前黑帮成员来说真是难上加难......

    从地狱出来,

    是另一个“地狱”

    首先,去人力市场找工作,普通的窗口柜台无法接待他们。市场会在最里侧的办公室专?#27966;?#32622;一个隐晦的接待窗口,专人接待他们。工作由不得他们挑选,“找工作不是挑你想?#19994;?#24037;作,而是只能做特定的工作。

    在社会?#24076;?#20182;们也不被当做普通人看待。2010年,中本的家乡福冈县成为日本首个出台《暴力团排除条例》的行政区域。其中有一条“元暴5年条项?#20445;?#24847;思是即便脱离黑帮,其后的5年也会被同样视作黑帮成员:无法在银行开账户,也无法购买各?#30452;?#38505;。这一措施,最终日本其他地区效仿,从那以后总共有八万人的日本黑帮成员人数减少了一半。

    更不用说社会对他们的态度有多冷漠,福冈当地每年有600人脱离黑帮,但能够再就业的人,少之又少。中本本想去私企找个工作,?#34892;?#21463;到一?#20197;?#36755;公司老总?#23637;耍?#20294;入职前几天,公司内部出现反对声,原来这家公司的一名董事原先警察出身,大概意思是:“他来,我就走”。

    被逼走投无路的中本,最终只能自己创业。因为无法租用商铺,中本通过熟人租借了一?#19994;?#38138;,想开一家乌冬面店。店铺无法上火?#30452;?#38505;,也没有银行账户,都是用现金一点点凑起来的。

    不过还没开张,店门外的摄像头就停止了日常的摆动,死死地对准了他开的这?#19994;輟?/span>

    以前,拼了老命干黑社会

    这次,要拼了命的做买卖

    这家乌冬面店里,售卖的是中本老?#19994;?#19968;种特色乌冬面。面碗里是绿色的面条,汤呈?#20174;?#33394;。

    中本带着自己以前的弟兄们,一起经营这家餐馆。大家都拖家带口来帮忙,他说自己“以前,拼了老命干黑社会,这次,要拼了命的做买卖。

    在日本的黑社会组织中,上下等级严密,命令消息传达途?#37117;?#21333;明确,温柔和礼貌是最没有必要的东西。转行到餐饮业的前黑帮成员们最大的课题就是如何服务客人

    比如一句简单的“欢迎光临?#20445;?#20182;们需要付出比其他行业店员更多的努力来练习。以前在帮派里沟通起来根本没有必要如此客气,而现在,不但要客气,还要温柔。中本雇了专业人士给员工和自己?#37096;巍?#20026;客人呈上一杯水,要轻轻放下水杯,然后滑到客人面前,但滑动距离控制在几厘米?#27573;?#20869;,以客人注意不到为准。中本因为身上?#21152;?#25991;身,在店里,他?#21363;?#40657;色长袖,避免?#27599;?#20154;看?#20581;?/span>

    因为餐馆开在一栋楼的最内侧,新店开张大吉,需要上街发传单宣传。曾经一幅墨镜,一张冷漠脸面对世人的他们,如今要笑脸面对一幅幅带着冷漠脸的路人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要低头弯腰将传单塞到路人手里。对这些拿习惯了?#27599;车?#30340;男人们来说,做每一步心里要纠结许久。

    做饭用的各种配?#24076;?#20063;得这些男人们上手,捞面的各种工序,也要由专业师傅来一一?#20613;跡?#20999;海带丝、葱花的刀工,都是请各自的妻子和女朋友上门手把手的教。

    中本知道自己的弟兄们?#19981;?#30475;电视,尤其?#19981;?#30475;NHK的大河剧(日本公共播出机构NHK年度播出的历史系列剧,以制作精良考究细致著称,大多题材是武士时代的历史故事)。他开玩笑说,NHK大河剧的收视率虽然一年不如一年,但收视率有一半估计都是日本监狱里道上的?#20540;?#20204;,但不久,他们迷上了另一个叫《行家本色》的节目,里面讲的全部是日本各个行业的“匠人”们,中本借此让他们领会工匠精神。

    能否成为普通人

    自己说了不算

    新店开张前的试营业,中本想给老朋友打电话,让他们来店里试吃。但大多数都没有打通。因为以前,很多人?#32423;?#20182;敬而远之,生怕自己惹?#19979;櫸场?#19981;得已,他叫来了员工的家属。

    开业后,每天到中午1点半,店内15个座位基本能坐满人,他们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,有年轻女孩子,也有工?#38454;澹?#20063;有老年人一个人前来享受午餐的。

    中本每天从早站到下午,从没有坐下休息过,这和他以前的生活完全不同,但他说自己?#19994;?#20102;普通人的感觉,“从早到晚站了一天,真的?#32654;郟?#21487;能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吧。

    在店内,中本还挂上了一些协助帮派成员脱离毒瘾的宣传海报,因为有不少他以前的朋友,以前养成了吸毒的习惯,出来后也找不到工作,生活穷困潦倒,他想为这些人做一些帮助。他们还积极参与周边街区的清洁打扫活动,努力接触周围社区中的人们。

    在一般人的眼中,从黑帮脱离的人可能适?#20808;?#20570;体力劳动,比如建筑工地,但?#23548;噬希?#20182;们完全无法招架体力劳动带来的身体负担。因为帮派成员的日常生活习惯非常不规律,很多人都染上了各种各样的疾病,特别是很多人缺少手指或者染上毒瘾,更难胜任体力?#30591;?#21453;而更适合和人交往的工作。

    另外,日本社会从本质上避免集团中成员的相互直接冲突。从江户时代町人文化兴起到几十年前,武士及后来的黑帮势力曾经担任着一个城镇上的特殊角色。他们负责索债,维护治安,?#25345;?#31243;度上成为一种“必要的恶”。当然这不是所有社会成员所期待的,但时间一长,黑帮反而流露出一种服务业的?#30333;印?/span>

  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福冈参加反黑社会组织游行

    一个极端的例子就是上世纪90年代日本阪神大地震时,黑帮会在灾后给自己所在的地方?#32622;袼头?#25937;?#35980;?#21327;助运送物资,这些?#21152;?#26085;本过去黑帮“服务社区”行为的?#30333;印?/span>

    中本的这?#19994;?#38138;的员工大多数和中本一样,都从帮派中退出?#34892;藝业?#20102;安身之所,但这也只是前黑帮成员整个再就业人数的2%左右,剩下的98%的人去向依然不明。

    到2019年,中本就正式脱离黑帮5年了,即便如此,他是不是黑帮成员,自己和警察都无法决定,可能在有些人眼中,他永远是黑帮里的人。

    “人生最负面的地?#34903;?#26032;开始,没有人关心你是朝上走还是怎么着,有时候,你可能都看不到希望?#20445;?#20013;本说,“但是,这不是抱怨和拜托他人?#23637;?#30340;时候,因为我们是犯过错的人,每天能做的就是一件事?#21495;?#21147;,再努力!”

    编辑:Sebastian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责任编辑:

  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    阅读 ()
    免费获取
    今日搜狐热点
    今日推荐
    云南十一选五、
  • 海王2电玩城下载送分 群英会任五复式投注表 冰球突破豪华版试玩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时间 极速赛车怎样选号 福彩三地基本走势图综合版 七张牌梭哈规则 云南时时计划 36选7中4个有多少钱 手机捕鱼的名片设计